但滨州人清醒地认识到

新使命和新思路还体现在对土地的使用上。尽管滨州拥有200余万亩未利用土地,是我国东部后备土地资源最富集的地区,是国内外瞩目的“黄金宝地”,但滨州人清醒地认识到,经济越发展,就越要珍惜资源;发展得越快,就越要科学地用好资源。“我们将好好守住这片新生的土地,去拥抱机遇、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大格局。”张光峰说。(经济日报记者隋明梅 顾阳 单保江)

收益从哪里来?在北海经济区火热的建设现场,记者找到了答案,那就是走“港产城一体化”的发展路径——打破传统的物流中转通道概念,打造区域资源要素整合枢纽,形成以港兴产、以产促城、产城互促、港城联动的融合格局。

依托滨州港,建设北海经济开发区,把已有的深水岸线优势、陆域腹地优势、河海联运优势快速转化为产业优势和经济优势,努力打造区域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这正是滨州融入“海上丝绸之路”发展的基本思路。

“按照市委、市政府‘主动融入、优势互补、互利共赢、错位发展’的要求,我们一方面强化纺织家纺、油盐化工、金属冶炼等重点产业的转型升级和产业链延伸,一方面加快开发区作为开放型经济载体的建设,在规划建设50个特色产业园区的基础上,举全市之力开发建设北海经济开发区,力争再造一个新滨州!”滨州市发改委主任吕德章说。

今年初,西部商品交易所华北运营中心正式入户滨州。该中心立足滨州港开辟网上自贸区,打造“一带一路”现货电子交易平台,通过“陆海统筹、河海联动、路带结合、国际对接”,推进“一带一路”、京津冀等资源要素的共享共用。

作为山东省最年轻的地级市之一,滨州地处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和环渤海经济圈、省会城市群经济圈“两区两圈”的叠加地带,具有独到的后发优势。而融入“一带一路”特别是“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无疑会让滨州获得更大的发展机遇。

渤海湾底的滨州,一个有海却没有深水港的鲁北新兴城市,在外贸形势普遍不好的情况下,前5个月进出口增速继续位居山东省第一。近5年来,滨州进出口年均增速高达25.4%。

近日到滨州的人,大多会去将于6月25日正式通航的滨州港看一看。这个让滨州人骄傲的港口,历经20年建设终见雏形,恰逢“一带一路”建设起步之时。

记者在北海经济开发区循环经济园看到,由世界500强企业魏桥集团投建的新材料基地已投入运营,创新集团、河北立中集团高强轻质铝合金项目也正式投产。这里已成为全国最大、面向全球的铝基复合材料产业基地。

“滨州是全国重要的棉纺织产业基地,也是具有竞争力的农产品、新型化工、铝产品等特色外贸基地。今年前5月,滨州进出口持续保持着双增长的良好态势。”济南海关滨州办事处通关科科长吴王平介绍说,作为省会城市群经济圈内唯一出海港和最便捷出海通道,未来滨州港将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

左有黄骅、天津,右有烟台、青岛,且当地滩涂地貌也与深水良港的建港条件相去甚远,滨州有没有必要建港?有没有能力建港?质疑声中,滨州人顽强地坚持了下来。他们坚信,向海发展是滨州的使命和必然选择。

“如此大的投资,仅靠地方财力肯定坚持不下去。”时任财政局局长的王力临危受命,在市委、市政府支持下,通过改变传统建港模式,一举盘活了港口开发,“政府不仅不背债,还要在港口开发中有收益!”

巨大的资金缺口,让建港之路异常艰辛。据统计,仅刚建成的港区一期工程就累计投入40多亿元,而去年启动的防波堤二期工程,不到1年就投入14亿多元。

从城市出发,在无际的绿野上行驶一个半小时后,渤海湾底南岸隐约可见一条防波堤向海里伸去。沿防波堤再向海里走17公里,便到了滨州港一期作业区。放眼望去,起重设备鳞次栉比,集装箱整齐待发,大小船只游弋如织。一个现代化港口,竟然从滩涂上长了出来!

滨州港选择了与左右近邻黄骅港的煤炭、东营港的石油炼化不同的发展定位,着力打造全国首个“国际农产品进出口高效生态港”;在产业选择与培育上,明确提出以新能源、新材料、新装备、新物流为发展目标,注重科技含量和产业循环;在城市打造上,则致力于发展“生态科技创业型城市”。

在现代渔业产业园,集水产养殖、深加工、冷链物流等于一体的1gw渔光电互补项目已进入全面实施阶段。王力告诉记者,最终这里将成为辐射京津冀地区的“北海粮仓”,北海由此将成为国内首个蓝色经济与绿色能源双动力的新型生态港口。

新港口有新使命。滨州市委书记张光峰说,既是后发,新建港口就要因时、因势而动,以全新思维,走自己的绿色发展路。

“这港口是几代滨州人的梦想,是改变滨州临海不见海、沿海不靠海的重要载体。”在北海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王力看来,以滨州港为突破点,加快北海经济开发区发展步伐,将让滨州一举成为转身向海、迈向海洋的开放前沿。